吴邪吾邪

每天晚上下班回家,都感觉自己熬不过这个寒冷的冬天。

大概是吴邪是个完完整整的人,三叔给他血给他肉给他故事。所以我不喜欢吴邪是同人文。
但茨宝和吞吞两个小可爱,两个鬼只有那么一段话的传说,和痒痒鼠给他们的简单的设定。但是从只言片语,我们挖掘到庞大的故事,同人太太们赋予他们血和肉,酒和爱。每一篇文章里都是不一样的酒茨,这些不一样组成他们巨大的可爱。

腿哥今天又鸽了吗:

茨木三连。
给我扎的这个心哟。
喜欢画表情包嘿嘿嘿(º﹃º )

#酒茨#【献舍】6

腿哥今天又鸽了吗:

●主酒茨 荒连狗崽博晴均微量(极少那种)●
↑重点警告,请勿踩雷
#论一个鬼王到奶爸的质变#
#设定:温柔悔过吞x重生弱鸡茨#
#茨球已回归#
#ooc归我糖归你#
#HE#
【前文见评论】


1.
天还未亮。
酒吞醒的时候,觉得胸口痒。
低下头看见一个白毛团子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酒吞手反射性地动了一下。
然后记忆迅速回笼,才没有把人连被子带球地掀飞出去。


2.
是茨木。
酒吞告诉自己。


整个寮对重生的茨木来说都是陌生的,眼前的红发大妖也不例外,虽然本能地觉得这只妖亲切,却又觉得有什么在阻止他靠近,好像靠的太近会被人嫌恶一样。
茨木用不太灵敏的小傻...啊呸...小脑瓜考虑着。
“天还没亮,再睡一会。”
一只大手把茨木揽到紧贴酒吞胸口的位置,慢慢驱散了刚刚的距离带来的寒意。


3.
茨木慢慢睡熟了。
酒吞却没有再睡着。
他把手掌在怀里的人身上摩挲了个遍,才确定这人是真的回来了。
幼年期的茨木手感很好,没有之前的精壮的腰身,夸张的肌肉,入手便是手感极佳的软肉。
这无疑取悦了酒吞。
虽然之前的茨木也能变成温香软玉,可酒吞从未见过茨木的女体,他脑海中的茨木还定格在一个刚强豪放,好战不羁的形象上。
酒吞玩上了瘾,直到茨木无意识地哼哼唧唧。


4.
酒吞住了手,运转妖力尽量让茨木更暖和一点。
看着窗外模糊的月色,他开始思考自己对那个白发大妖的感情。
到底是什么?


5.
思索无果。
再醒的时候,已经是日上三竿了。
木质的盆摆在茨木眼前的时候,茨木还有点迷。
看了一眼示意他洗脸的酒吞。
一头扎进了盆里。
“……”
酒吞赶忙把白毛湿了一大半的人拎了出来,认命地亲自动手伺候洗脸。
心说一会去找姑姑讨教怎么带孩子吧。
鬼纹还没生好,没有棱角的脸颊手感格外好,擦脸的时候酒吞忍不住多抹了一下。


6.
看到抱着崽的酒吞站在门口的时候,姑姑笑得合不拢嘴,嘱咐了一堆的注意事项。
酒吞听得头疼。
觉得来找姑姑也许是错误的选择。
打道回府的时候,姑姑还是处于亢奋状态,嘟囔着自己要冷静冷静,就去拉着隔壁椒图妹妹硬要去干翻魂十。


7.
路过昨天坐的地方,酒吞看到了黄了一整天小白菜的鬼葫芦。
哦,原来是那时候落在这儿了。
随手一拎。


8.
回去的时候,屋子里已经挤满了人。
晴明和博雅端坐着,身边放着一床更厚的棉被。
妖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勒令大天狗正用什么东西包着桌角。
一目连跟荒送来风和海的庇佑。
青坊主和夜叉送来一张像是祈福平安的符咒,尽管夜叉一脸不情愿。
山兔没办法挤进来,拎着个布偶,急得薅着山娃头顶的花一个劲儿地“ほらほら”。
三尾不知从哪儿搞来了一条兽皮毯子。
萤草带来了樱花桃花还有自己做的小点心。
傀儡师带来了托隔壁新式神小袖之手做的几件小小的衣服。


9.
这是一个寮。
酒吞道了谢。
任由茨木在地上摇摇晃晃地走了几圈,并被所有人抱了个遍。


10.
酒吞在收拾众人送来的东西的时候,有一种自己刚做完月子的错觉。
而小白菜……啊呸,小葫芦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晾在了门口……

腿哥今天又鸽了吗:

【破寮,吃枣药丸】系列之大江山超鬼王
●内含cp酒茨 狗崽 荒连 杀犬
●cp含量甚微,占tag致歉
●ooc致歉

准备好把命交给大江山了吗?
于是可怜的阿爸带着奶妈去打超鬼王了。

【另外,这几天不会码字了,发完上一篇文之后,我把自己码的所有东西都看了一遍,我写不出他们俩的半分情谊,是我辜负的酒茨和关注我的2000多小可爱。
我实在写不好,缓几天找找感觉。
不过我永远爱酒茨和你们。】

哇的一声哭出来qwq寮里4吞4茨都好好的阿妈不会拆散你们的呜呜呜

腿哥今天又鸽了吗:

跟风九宫格表情包,昨天晚上的涂抹版🙄
抱图随意🙄

悖悖论:

萌死神的作者开的新坑:猫咖

大家中秋快乐